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

第四百零一章 毛毛虫犯的错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狐云 本章:第四百零一章 毛毛虫犯的错

    第四百零一章 毛毛虫犯的错

    人的名树的影,雁过还得留个声,没法,有时候甭怪人家在背后怎么嘀咕你,每个人都得用自己的行为向上帝负责么。

    不过也有例外。

    譬如李清很花痴的在一个漂亮妹妹跟前发呆,眼睛还直愣愣的,尽管这漂亮妹妹的腰有些粗了点,估计大部分人都是很想当然的认为这小子肯定是发春了,不过刘叔不这么看。

    其实自打李清到了清风寨,这大半年的行为那叫一个贤淑端庄,跟声色犬马完全扯不上关系,尽管好些事情他只动动嘴皮,可没事做了就一个人赖床上发呆,别人哪知道他躺床上多半在想自己如花似玉的两老婆和情人知己;搞得咱大宋的公主堇儿很不解的抓着慕容一祯问,这李清和京城里的李三郎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啊?怎么大半年都不见他和哪个小姑娘暧昧过,也不见泡个秦楼楚馆的,莫非他其实另外还受了伤,落得个和李元昊一样的下场么?

    慕容一祯当然很气愤,胡说,那都是别人不了解他乱嚼舌头坏人名声的,其实咱们家公子一点都不好色,就是偶尔有些贪花!

    堇儿也不想想,延州城里的风雨楼是谁开的,他李清有脸往里钻么?

    刘叔不关心李清的名声到.底和风月有多少亲戚关系,刀头舔血的老军汉到底要谨慎些,这毕竟是在契丹人的地头,就是遇见熟人也得提防三分,因为他发现李清虽然站在娜仁托娅跟前,眼睛却是看着那些乞颜汉子,他家公子可没龙阳之兴的。

    “公子,可是有不妥之处?要不,将娜.仁姑娘叫来一旁问问可好?”刘叔凑到李清身后,压低声问道。

    “唉,晚了,不问也罢。”李清摇摇头很懊恼的说道。

    人贵有自知之明,假如这世上.真有蝴蝶效应的话,随便做点事情就能大大的改变未来世界,那么李清肯定不是一只偶尔闯入繁华大宋的蝴蝶,他的功效充其量只能算是条毛毛虫,因为这大宋并没因为多了条毛毛虫而有什么大变化,毛毛虫要是引起什么不好的后果,那其下场就不是被鸟吃那么简单,而是该下油锅好多次。

    李清为啥对乞颜人那么好?很简单,因为人家日后.建立了席卷**、并吞八荒的蒙古帝国,是“上帝之鞭”;否则李清对他们也会象契丹人、党项人一样,了不起就是个好奇罢了;只是这个“上帝之鞭”抽打咱们大宋似乎狠了点,到元朝建立光汉族人口损失十停就去了六、七停,尽管李清怎么算计自己都活不到那一天,这个杀戮数字还是没法接受。

    当然不能象以前如愤青一般的嚷嚷着要刺杀李.元昊了,何况李清也不记得铁木真究竟啥时候出生,这会子要在乞颜人里面寻找铁木真的奶奶抑或铁木真奶奶的妈,肯定是一只毛毛虫能力之外的事情了。

    不过毛毛虫也有毛毛虫的心思,也有毛毛虫的.龌龊办法。

    饱暖思yin欲,毛.毛虫就这么认为的,反正他这条虫饱暖了一定会思,所以在对待乞颜人行商这个问题上才会这么积极,做啥生意都要本钱啊,乞颜人可不富,但李清想得开,没本钱没关系,先拿走,卖了再用马顶帐吧,而且价钱还公道,这把那些契丹人和党项人嫉妒个贼死。

    思思yin欲算个啥?圣人都说食色性也,假如那些乞颜子弟愿意学学走马兰台、架鹰斗狗,李清一定欣欣然倾囊相授,还会积极参与,声色犬马,咱学的就这专业!

    人为啥要造反?除了极少数有野心抱负的人外,其他人不是没了活路肯定不会轻易走上这条不归路的,要说现在几十万蒙古人如同散沙一般游牧在中国北方以至西伯利亚这片广袤的大草原上,要不是压迫太重和气候恶劣,不失为一种田园牧歌似的生活,想把这团散沙凝聚起来,殊为易事。

    人家铁木真什么人啊,一代枭雄,魅力值几乎等于无穷大,可他聚沙成塔、积水成渊的统一蒙古,也是费了老鼻子劲了,假如蒙古人小日子过的都滋润,就算铁木真王霸之气再浓,要叫人家去造反,恐怕也绝对没人理睬。

    譬如象李清这号货色,大概只有站在汴梁街头振臂高呼:“走啊,调戏***去啊!”兴许有几个人会影从,毕竟浪子班头的名声不是盖的,何况还可以吃白食。

    只是现在这事情很有些出乎李清这条毛毛虫的意料之外,他忘了有些东西一样可以起到汇集人心的作用,无粮不聚兵啊,要放在后世,物质条件的诱惑力绝对大过个人魅力值无数倍的,何况现在还有好多蒙古人的小部落饭都吃不饱?

    当然,乞颜部落那点子财富放李清眼里绝对还是穷人的等级,可在大草原上就不一样了;当初娜仁托娅第一次到延州卖马,所得让整个部落安然渡过一个大雪天,不但没饿死一个人,还能拿出粮食接济别的部落,这已经很叫人羡慕了。

    到后来乞颜人满世界的做生意,卖得还都是大宋朝的花花玩意,连契丹人对他们都另眼相看,大草原上其他的蒙古部落更是眼热,无奈别人先占了高枝,现在乞颜部落可抖起来了,本族的未婚小伙想找个媳妇,那和后世大款们到大学里挑美女一个模式,别的部落的姑娘想嫁过来,这容貌、品性不用说了,还必须得会说宋话,要是再能写绝对可以加分!

    至于族里的姑娘们那更不用说了,戴的是珠花、穿的是绸缎,闲来没事还有压缩饼干吃,就是丑姑娘也不把帅哥放在眼里。

    其实很早就有别的小部落表示愿意加入到这个富足的大家庭里来,反正五百年前是一家么,不过乞颜人一直没答应,毕竟具备高瞻远瞩能力的只是少数人,现在部落里还是实行原始的**制度,一不沾亲二不带故的,咱是富足了,但凭啥让你白拣便宜?

    只是过年在清风寨发生的一件小事,让部落里的那颜和巴图鲁们改变了想法。

    的确是小事,而且小的不能再小,而且仅仅只和小孩子有关,通常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小事,多半就是小毛毛虫干的了。

    那会子不想着让清风寨过一个热闹年么,李清从洛阳带了好些吃食以及玩具回来,这本来就值不了几个钱,被石小公爷知道他买这些东西后,又加送了一大堆,正好乞颜人也在清风寨避寒过年,大人兴许还讲个利益得失,怎么能和小孩子计较呢?何况石小公爷送的远超他自己买的,慷别人之慨的事情李清最喜欢做,于是乎不管是清风寨的孩子还是乞颜人的孩子,都分到一大堆吃食和玩具。

    图的不就是孩子们的欢笑声么。

    小孩子有件事情绝对比大人明白,那就是谁真的对他好,哪些人只是情面上的敷衍,哪些人只是想在他父母面前讨个好,哪些人纯粹说假话,哪些人才会蹲下身来看着你眼睛笑;而乞颜族的孩子们都认为李清对他们好。

    话说李清在清风寨不受待见了那么久,姥姥不痛舅舅不爱的,突然有那么多孩子愿意和他亲近,颇有几分受宠若惊的感觉,他的态度都不能叫亲切,而该称为温柔。

    这就让那些父母们要多去想想了。

    都说李公子对咱们乞颜人好,可几万党项大军围攻清风寨的时候,咱们远远的在河对岸看,等到清风寨大胜了党项人,咱们就凑过来过年,这是草原上的汉子做的事情么?说起来大家是利益相关,可交易的时候比契丹人不知道要公道多多少,而且还一般都要多给!

    现在看见没,对咱们的孩子和宋人的孩子一样也是一视同仁,甭说之前这李公子怎么待见咱乞颜人,就冲这一条,这个朋友乞颜人交定了。

    所以当得知李清打算长途奔袭兴庆府后,乞颜族里的那颜和巴图鲁们很快便达成了共识,清风寨这一出手,那就表示和党项人势不两立,咱们乞颜人也得选定立场了,别想着两头不得罪,既然认这个朋友,有事的时候就得伸出手。

    帮朋友,一得有这个心,太计较自己的得失还不如不帮;二得有实力,没能力搭不上手,岂不成了说空话?当初党项人抢了咱们的马为啥不敢要回来?为什么清风寨被围攻的时候咱们根本不敢靠近?还不就是因为党项人多势众而乞颜人单势孤么。

    论钱财乞颜是穷了点,可论人,大草原上有的是。

    乞颜人可不象李清那么爱赖床,更不习惯啥事都干半截变甩手掌柜,既然定了心,乞颜部落离开清风寨后,立刻将自己的子弟散布到大草原上了;不是说想加入乞颜部落么?行啊,开得弓放的箭不?能说宋话和写宋字的当然好,要是能说党项话并且熟悉党项内情,得,立马先送块压缩饼**尝尝。

    就这么着,短短三、四个月功夫,乞颜部落从一万多人吹气球一样发展到五万多人,看趋势还在进一步增加中,这一有了实力,出手就不一样了,李清不是想请乞颜人帮着运送东西到回鹘人那么?这事可不能办砸了,听说就是因为上次回鹘人送的东西被劫了才放弃青唐路的,于是让娜仁托娅一带就是二千人,这路上要是碰上契丹人留难,说不得也要开打了。

    另外让阿不尔赤郎带着三千余人伪装成牧民、商队等方式早潜入到党项境内,万一李清他们吃了败仗要突围,这三千乞颜健儿拼死要也抵挡住追兵,护佑李清的平安。

    至于李清托他们刺探党项人的虚实,这就是做老的活了,这不,党项境内黄河哪里水浅、哪里弯多、兴庆府附近驻军多少、整个党项境内有多少条渡船,每条船上能载几人、兴庆府城头上有无发石车,床弩又有几何等等等等,无不打听的清清楚楚。

    好家伙,这一多就是四万人,照这模式发展下去,怕不没几天大草原上就提前出现蒙古大军,不行,就算自不量力小毛毛虫也一定要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别看乞颜人现在对大宋很客气乃至景仰,那是实力不够而已,以后腰杆子硬了,翻脸不认人谁又咬得动他们?

    更何况别看现在这些乞颜人衣裳还是褴褛,肩上挎的弓也很简陋,可精气神不一样,就算因为那艘大船实在太大有些给震住,又被李清呆呆盯住显得很腼腆,但依旧掩盖不住身上的剽悍之气,唉,也是,人家阿不尔赤郎要放在大宋也是王孙公子了,还是天不亮就起床喂马,咱李清在大宋还上不得台面,瞧这一身的懒劲!

    当然小毛毛虫心里的担忧和龌龊打算是不能和刘叔讲的,回过神来的李清依旧言笑晏晏的大声招呼,展示他平易近人的魅力,为了表现豪气,乞颜汉子过来敬酒,他还抬手就一饮而尽,抱拳连声对人道辛苦。

    等陈彪带着人用小艇把要送给回鹘的那些做过手脚的陶罐炸弹卸到岸边,再将乞颜人一定要送的牛、羊肉干搬上船,李清已经喝得醉眼惺忪,娜仁托娅提出要登船随李清一起去打党项人,刘叔忙百般推托,这船好歹也是凝聚咱大宋人无数心血和智慧的,哪能让外邦人一窥究竟呢?

    谁知道李清在边上口舌不清的叫道:“好,好,届时便让娜仁姑娘一睹我清风寨的威风,李元昊算个甚东西,他小**都没有了!”

    甩手的掌柜也还是掌柜,既然李清都开了口,娜仁托娅又不是陌生人,且脸上笑成一朵花,刘叔等人还能怎么再反对呢?至于有没有对李清翻白眼,这个李清不大清楚了,因为最后他自己怎么回到船上都不记得了。

    再睁开眼时,天光已经大亮,有心想继续赖床无奈口渴的紧了,这可是出征,总不能大声叫唤要人倒杯茶然后倒下又睡的,于是李清只好爬起床,等到收拾停当出的舱门一看,原来船早就拔锚《》了,东南风将黑色的纵帆鼓得满满的,船头将黄河水劈出两道耀眼的水浪。

    “瞧见刘叔没?陈彪呢?这小子跑哪去了?”李清逮个人就问道,奇怪,陈彪这家伙最喜欢站船头上发号施令以彰显他的骚包劲,这会居然不见人了。

    “公子可睡得好?陈彪一大早便被刘叔叫进主舱,说是筹划行进方略,因见公子睡得香,吩咐我等不可叨扰的。”一个李家庄子弟笑嘻嘻的答到。

    知道咱好睡个懒觉不来打扰,还算有良心,只是叫陈彪商量个什么方略?这家伙除了会踢人屁股就是会骚包了,为啥不叫我商议?真当咱来春游的么?

    还没进得舱门呢,就听见陈彪声音很骚包的传了出来,“只不过十来条小渡船有甚的好顾虑?党项人人多又如何,上得来水面么?当年苏州府的官军不也是人多势众,那船还比我们的大呢,不照样杀得那些龟孙们哭爹喊娘,依我看啊,就这么一气冲过去,谁敢阻路撞都撞沉他们,刘叔休要担心的,交给我陈彪好了,来之前在海上的时候,那船还不是铁甲的呢,谁是我们对手?”

    转进舱门一瞧,杜先生、徐指挥使,孙五、慕容一祯等上得了场面的人都在呢,还真当李清是个春游的了,七八个人围在桌前,桌上铺着一张地图,说的正热闹,还是娜仁托娅先注意到李清进门,直起身含笑不语。

    李清笑嘻嘻的冲娜仁托娅抱了抱拳,毕竟人家是来帮忙的,也不忙着看图,斜着眼瞥了陈彪一眼说道:“都交与你陈彪,你当咱们都是来春游的?那会在太湖我可记着你一大早就给人扔进了水里,现在跑来说嘴?你当还是在太湖上做水寇啊,谁是龟孙?要不和徐指挥使放放对,真当你天下无敌了!”

    陈彪挠挠头腆着脸笑道:“那会不还不是公子带队么,现下是我们的船大,岂有不赢之理,听闻党项人连小孩子把守的清风寨都拿不下,这水面上的功夫想必亦是稀松的,公子便交与我陈彪,陈彪愿立军令状的。”

    切,这可是在党项人的地盘上,你输了不打紧,咱们往哪逃去?

    刘叔迎上来对李清说道:“公子,现下已经入到定难境内,行踪却是无从匿迹了,是直放兴庆府还是等乞颜弟兄将党项人的应对情况送来,我等正决议不下呢。”

    居然这么快就进入了党项人地盘,想必船已经行了好长一段时间了,李清的脸有些烧,刚才忘了问时辰,只怕这一觉快睡到中午了,忙掩饰的问道:“怎会这么快便暴露行踪的?之前契丹境内河边不是一个牧民也不曾见到么。”

    只听娜仁托娅一声轻笑,小脸蛋仰得高高的,李清一瞧便想起昨晚上见的那些乞颜汉子,是了,这都过来二千多人呢,威胁也好,恐吓也罢,只怕用压缩饼干诱惑,也能将几十里的河岸清空了。

    瞧娜仁托娅的摸样是想李清上前道个谢,这会李清还偏不想讲客气了,真当咱喝醉了让你上船?上得船来就是让你瞧瞧咱大宋的拳头有多大!蒙古大军嚣张那也是百年以后的事情了,咱吓不住铁木真,还吓不住他祖母?。.。

    <hr />

    <hr />

    <a href="..">..</a>

( 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 http://www.lwxs555.com/21/21660/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第四百零一章 毛毛虫犯的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您对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第四百零一章 毛毛虫犯的错或对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乐文小说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