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

第四百章 壮士一去兮象春游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狐云 本章:第四百章 壮士一去兮象春游

    第四百章 壮士一去兮象春游

    思想工作总是难做的,特别是你还得反过来做。

    几千年下来咱老祖宗留下了无数的真知灼见,励志的语录那是一套一套的,可叫人做缩头乌龟的良言却是少而又少,所以李清的说服工作开展的很不顺利。

    慕容一祯和孙五根本不和李清讨论这问题,李清陪着小心的问问该把谁留在清风寨为好,话没完呢,人家撂下一句“公子看着办。”便自忙自的去了,李清还只能干瞪眼,没法,谁叫他是个甩手掌柜,寨里的一应事物他都不甚清楚,人家不忙叫他忙去?他行么!

    刘叔态度比较好,到底是老成持重的,只是笑眯眯的反问一句,“公子是不是想留下来守寨?”于是李清便讪讪的一边自个玩去了。

    徐指挥使更加不可以和他讨论这问题,人家动辄就搬出钦命来,天子可是派他来护卫李清的,反正李清去哪他就去哪;结果若风便成了倒霉孩子,他全盘接收了李清所有的苦口婆心,原本人家就不会撒娇,更不会满地滚,这会才知道原来自己姐夫是一个比宋祁还要八婆很多的人。

    而且在李清的威逼利诱下,安小哥、孙五、慕容一祯等人全参与了对若风的围追堵截,又加了很多空口许愿:这和党项人争斗又不是一天二天的事情,日子长着呢,下回,下回一定让你去!

    跟若风一块被留下的,还有.李家庄的张叔和袁叔,不过对付这两老兵,苦口婆心的方法是行不通的,李清用的是一连串的马屁,这么大个寨子,这么多事,这么多的老弱妇孺,不留下最信得过、最能干、最老成持重的人怎么行呢?万一党项人又打过来呢?若风个半大的孩子靠不住啊。

    这当然是个借口,经过了上一次.被党项人围攻的洗礼,现在的清风寨才真可说是固若金汤,他李元昊就是再带几万大军来,不顾损失的强攻只怕也不能得手,除非偷袭,话说回头,李元昊的伤还没养好呢,那地方可是男人的薄弱环节。

    反而远袭兴庆府倒是个有风.险的,那毕竟是人家以后的国都,李清就是对这艘铁甲船再有信心,可好汉也架不住人家人多,到时候党项人铺天盖地的扑过来,顶不顶得住还要两说,因此李清煞费苦心的把若风留了下来,也早早的打定了打不过就跑的主意。

    反正李元昊闹腾得咱回不了京城,咱也不让他安.生!

    刘叔和孙五他们就不象李清那么心虚,表现的很.淡定,不是说不清楚此行的凶险,而是既然身在边关,就得有血染沙场的准备,躲在清风寨里,那党项人就不会再来了?

    同样那么淡定的还有石元孙,李清什么人?这还.没去打呢,已经做了脚板抹油的准备,这种滑溜人值当为他操心?

    而且还有一点,.上次接船的时候石元孙才发现原来清风寨有那么多好家当,于是毫不客气的“打劫”了一大批,这些天天天带着人跑到山沟里试射,玩得那叫一个开心,所以他觉得李清既然有了那么大的铁甲船,党项人拿什么和它匹敌?即便人家人多打不过,逃绝对可以逃得掉。

    倩娘也好不了多少,眼看就得扬帆远航、千里奔袭兴庆府,她把李清抓过来那叫一个语重心长:“三郎,此番出行,定要稳重行事,切不可兴致一来便不管不顾,遇事多与刘叔商议,免得叫人担心。。。。。。”

    李清不得不乖乖的听,听了又很郁闷,这是去打仗好不?你当咱是春游不成?不准玩泥巴不准弄脏衣服不准下河抓小鱼?咱可是挂着骷髅旗要去做强盗的,又不是开心乐园里的海盗船,还不知道这一去能不能平安回来,就不能象个送别的样子?一时间李清非常想念自己的那几个老婆,当然包括谢大娘,要她们在,绝对不会这样!

    也别怪李清要觉得郁闷,现在码头上哪有送行的气氛?好歹也是千里奔袭,不说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也别整得象走亲戚、回娘家啊,个个脸上都笑嘻嘻的,有份跟着李清出发的人神气活现,没捞着上船机会的咬手指头眼巴巴的看,跟在乐园玩不上海盗船的一个摸样!

    唯一象个送别摸样的还就堇儿和慕容一祯这小两口,执手相看那个相看两不厌的,似乎所有的体己话全留到这会子来说,昨儿一宿干嘛去了?敢情是专门来气人的!把李清在边上看的那叫一个眼馋,只是人生如戏,不是什么时候你都能做主角,做配角也得有做配角的自觉,抢镜头那是不行滴!

    “三郎,这便动身罢,不说与乞颜人有约么?可别误了时辰,着王育带人马送你一程,此番就当是探路,快去快回,若是党项人多势众,休要和他们一般见识,日子长着呢,难不成他们日日守着一条黄河?”石元孙也和李清一样不耐烦了。

    嘻嘻哈哈声中,船缓缓的离了岸,东南风鼓的正紧,只是桅杆上迎风招展的骷髅旗在一片和谐的气氛中显得很不合适,李清站在船头还想和石元孙招招手话个别呢,石元孙却早带着自己的一哨人马绝尘而去;不用想,瞅那方向就是奔清风寨去的,刚才见了往船上搬那么多新鲜玩意,不趁着李清不在寨里打劫一番,他也就不是个久镇边关的将军。

    “公子,如今东南风正好,何不满帆?眼不见那边军都跑到我等前面去了,若是挂上满帆,准保将这些四条腿的军汉甩到后边去。”李清趴在船舷边发了半天呆,冷不防陈彪蹿到他身后说道。

    李清懒洋洋的回头瞥了陈彪一眼,别看这小子现在说话还算恭敬,其实得意劲从脚板心往外冒呢,没法,闲人到哪都是闲人,甭说清风寨压根就没他插嘴的地方,到了船上也一样,刘叔、孙五、慕容一祯哪个不是实实在在做事的?怎么分派人手各司其职、怎么看管这么多易燃易爆品,没一件事要李清操心。

    按说这条海盗船名义上全是李清的主意,的确李清还在某些小环节上出了很多很有建设性意见,只是这年头卖嘴的并不吃香,没人把李清当个点子大王崇拜,一到了船上刘叔他们几个有事只和陈彪商量,公子他压根不会驾船!听说当年在江南就是陈彪一脚把他踹下长江的,那肯定有个本事的,公子么,让他站得高高的看风景吧。

    送别不成个样子,到了船上还没人搭理,李清除了发呆还能干吗?

    “急甚!船行的快便一定好么?此处又不是大海,你当与党项人交手便如太湖上掠货么?怎生如此毛躁!要说嘴寻刘叔他们去,依我看,再行的慢也使得,稳当么。”李清很有些不满的说道。

    看着陈彪有些怏怏而去,李清着实乐了一会,倒打一耙的感觉果然爽,怪不得人品龌龊点的人都爱使这招;不过李清并不是完全要体会这感觉才让船行的慢些,虽然确实爽,而是有些事情不得不顾虑。

    咱中国的行政区域划分,大多都是依自然地形而来的,就在后世也一样,省与省之间的边界不是山就是水,而这条黄河就将大宋的永兴军路和河东路分割开来;清风寨属永兴军路管辖,有石元孙罩着,李清自可肆无忌惮些。

    但就是因为黄河这条天然屏障,河东路并不怎么受党项人的骚扰,他们要防的主要是契丹人,大宋朝和契丹已经休兵了几十年,兴许京城里或有那么几个愤青们脑子热着想要开疆扩土,而边军边民绝对希望和平。

    就那么艘船居然要远袭兴庆府?而且还要在契丹人的境内打个弯儿?而且船头还骚包的挂着个骷髅旗?党项人看了会高兴?万一契丹人误以为大宋无端挑起边衅怎么办!兵祸一接又得死伤多少人啊,这要是让河东路的官员和边军知道李清的计划,得,都甭用李元昊操心了,河东路的边军绝对先和李清干一仗。

    所以石元孙才会安排王育带着他的骑军护送李清一程,要是碰到人问起,也好出面打个掩护,因此李清才不允许陈彪把王育的骑军给甩了。

    再一个李清也的确不想惹上契丹人,这一息兵就是一百多年,和谐局面来之不易,而且契丹的国力比党项要强上许多,咱大宋朝历史上连个党项都奈之不何,李清可不能做罪人,所以计划里在契丹境内弯一段的行程放在夜晚,悄悄的经过,拉风的不要。

    既然是个闲人,黄河又不是运河,岸边绝无大姑娘、小媳妇的纤细腰肢可以让李清吹吹口哨,这一路行来,李清就比较的闷了,看着人家都在忙来忙去,李清也不好意思拽人家陪他磨牙;刘叔和慕容一祯他们兴致勃勃的跟陈彪后面学驾船操帆,这个李清就不大愿意凑热闹了,陈彪也是骚包的家伙,就不知道低调点么?何况当初一脚把咱踢下江的帐还没算呢!

    果然的好风凭借力,青云上不了,行舟倒是很顺当,没两天船就到契丹和大宋的交界处,之前两国乒乒乓乓的打了几十年的帐,把个边界打得荒芜人烟,息兵这么久都没缓过劲来,这边界成了三不管地界,王育带着骑兵不能再前行了,怏怏的和李清道别。

    王育倒是和李清一样的心情不好,人家想去找党项人报仇呢,之前也要求上船与李清同行,可石元孙坚决不同意,李元昊攻清风寨都强压着两不相帮呢,何况现在李清要去袭击兴庆府?这要是被人知道船上有边军,奏一报到京城,石家现在可是经不起再惹事上身,随他李三郎闹去,咱不掺合,人家李三郎是和当今皇帝玩抱抱的交情,就连太后都偏心眼,你说同是谋反的嫌疑,石家由开国公变成了侯爷,李三郎倒好,特特送去江南领略秦淮风月,敢情还有功了不成?

    黄河在中国北方大地上画出一个大大的“几”字,而契丹和党项交界这一段,就在“几”的右尖上,看来少数民族的生育能力和咱汉族不可同日而语,刚进入契丹境内时,满船人都有些战战兢兢,毕竟是准备去打党项人的,别稀里糊涂的和契丹先开上仗;谁知道小心翼翼行了半天船,竟连一个人影都没瞧见。

    这一块地界属于契丹的西京道,契丹也是个游牧民族,正值春暖花开,风调雨顺,又不是缺水的季节,所以也没什么牧人跑到黄河边上放牧,倒叫大家全白担了心,既然无事发生,当然也不会有意趣,于是李清只好又进入郁闷状态。

    晚上李清正伏在船舷边幽幽的冲着一弯明月出神,他很有些想念若英了,当初遣送到江宁也是坐船,别看那是被贬,可身边有个女人那是胜过一帮臭男人许多倍了,一路上就没怎么觉得郁闷过,掐手指头算算没两月小丫头也该生了,也不知道是男是女,男的管它,要是生个女娃长得却象他爹,这以后嫁不掉可怎么办呢?

    “公子,对岸有些动静,此处正是与乞颜人约好的会面之地,当便是他们了,只是却有些蹊跷,公子且去瞧瞧,莫不成是契丹人知道我等犯境了么?”打断李清暇思的刘叔,蹊跷?李清有些不解,如果是契丹人发现我们的行踪,他们也不应该半夜来啊,咱又没到岸上宿营,河面上夜袭契丹人也会?

    随刘叔到舱面望对岸一瞧,李清才明白刘叔为什么觉得蹊跷了。

    日后的乞颜是蒙古最大的两个部落之一,但现在合族才是一个万把多人的小部落,李清他们又不是不熟悉,乞颜部落里的青壮全挑出来也不过是二千来人,可现在一瞧对岸,虽说天黑又隔得远,但河边每隔几十米就点着呈品字形排列的三堆篝火,影影憧憧的望去,这人马就不下二千人。

    现在可是春天,放牧的好季节,这一趟来回路程可不短,合一起不得耗个半年的?难道为了帮咱往回鹘人那送东西,人家要牺牲一年的收益全体出动不成?

    李清转头问刘叔道:“日前与乞颜人交通消息,可有异常之处么?莫不是想来助拳的?”

    刘叔摇了摇头,让乞颜人到党项境内刺探情报的活动都是他和倩娘在安排,也没听他们说起要和清风寨一起攻打党项人,他们这小部落目前可不敢招惹党项人,只是李清转念一想倒释然了。

    就是因为回鹘送的文献字画走青唐路被人劫了,才想着借契丹境内运送物资,这一点乞颜人是知道的,想必担心误了李清的事不好交代,才合族发动,把青壮全叫出来护卫,现在人家的生意在契丹和党项境内做的是四通八达,就算不放牧也饿不死他们了。

    还有就是李清绝不相信乞颜人会出卖他,会出卖清风寨。

    “既是有约在先,想必定是他们了,陈彪,将船靠向对岸,那小船也准备好,也是一番盛情,我需上岸答谢才好。”李清笑道。

    陈彪高声的应了一声,随后便吩咐水手转舵纵帆,将船从河中心往对岸驶去,见李清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刘叔也没作声,只是冲慕容一祯和孙五做了个手势,要他们带人戒备,毕竟是在契丹境内,小心点总是好的。

    还真让李清猜对了,并没什么蹊跷事情发生,离岸边还有三箭之地,猛的一艘小羊皮筏子点着了灯,从黑暗的河面上蹿出来,筏子上站着三个人,只听有人高声叫道:“可是清风寨李公子的船么?我等是乞颜部落的,娜仁姑娘前来迎你们来了。”

    李清在船头一瞧,可不是么,摇摇晃晃的马灯下面,依稀便是娜仁托娅的身姿,居然穿着一身宋服,还别说,初初娜仁托娅刚认识李清那会,甭管怎么打扮,穿上一身裙装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可到底是接触宋人多了,又常和谢大娘、倩娘之类拔尖的风流人物在一起厮混,现在气质可就变得多了,穿着一身裙裾,河风吹拂下,俨然颇具几许风姿。

    既然看到熟人,之前的戒备小心也就全用不着了,李清一叠声的叫着“快放小船、快放小船,我要登岸。”又冲陈彪吼道:“落帆,慢些行船,把人家小筏子掀翻了可怎生是好?”

    刘叔、慕容一祯、孙五等人和娜仁托娅相熟已久,都凑到船头上和她招呼,不过气质一变,娜仁托娅却没了往昔大漠儿女的豪放,只浅笑着挥手致意,并不扯高声应答,神情间还有些羞涩,这番举止让一边笑嘻嘻瞧着的李清不免有些遗憾,到底是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又要温文闲雅,又能妖得起来,这也太难为人了,当然谢大娘是个例外,可如她的天下又有几人?

    不过不得不承认,娜仁托娅现在穿这身还真是显得有些妩媚,不知道是不是李清好久没见漂亮姑娘的缘故,当然,如果她的腰还能更细一些,只怕李清的感觉要更好上几分,兴许猴急急的爬上人家的羊皮筏子,那就未可知了。

    非常谢谢还有朋友在继续看这段文字,别的也不说了,祝各位在新的一年里生活畅意,心想事成,快乐得比老天爷还大。

    新年好!

    此

    致

    狐云。.。

    <hr />

    <hr />

    <a href="..">..</a>

( 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 http://www.lwxs555.com/21/21660/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第四百章 壮士一去兮象春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您对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第四百章 壮士一去兮象春游或对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乐文小说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