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

第三百九十八章 打劫的和尚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狐云 本章:第三百九十八章 打劫的和尚

    识时务者为俊杰,赖皮亦如是。

    赖也得赖出些风骨来,不能一个劲的浑赖,往往在证据确凿、无可辩驳的时候,主动认错才是最好的继续抵赖办法,态度要诚恳,认识要深刻,言语以触及灵魂为佳,而且最关键是在“主动”两个字面,反正得认错,何妨认大些?热带雨林的消失、南极冰盖的减少还有珍惜动物的灭亡,都可以义不容辞的把责任承担下来,谁听说有人为这个掉脑袋的?至于能不能改正还真要两说了。

    李清现在就在很诚恳的检讨自己对倩娘姐姐的思念不够热切,以及对杜大侠的关怀不够体贴入微,因为连饭桌好多天没有人家大侠身影的事情都没注意到,李清觉得自己简直是“其罪当诛”!

    大侠还就是有风度些,倩娘都已经冲李清翻白眼了,杜先生依旧温文尔雅的微笑不语,李清可有些急了,都说一刻钟有多,好歹你们也吱一声,再说下去可就没词了,重色轻?这个不行,错可以使劲犯,但只要是男人就打死都不能承认!

    说到最后还真没词了,杜先生仍是笑笑的看着李清,李清没法只好和他来个大眼瞪小眼,又不是和倩娘单独认错,否则李清就会低头去数指头,女人家心软,一般没等数到脚指头,天大的错都已经原谅了。

    不低头是不行的,因为千错万错都是他李清的,伸手不打笑脸人对不?至于刚才跳着脚骂李圆昊也是个错误,不过这个错倒不用认,没小的家伙怎么糟蹋都不算过分;之所以不用认这个错,那是因为李圆昊根本就没打劫李清,估计他伤都没养好,那可是男人的命根子,伤了这地方怕是轻易恢复不了圆气。

    劫敦煌文献资料的,是吐蕃人。更准确的说,是青唐城里的吐蕃人,再精确的说,是和尚干的。

    青唐城也就是后世地西宁,唐宋时期这里可是好地方,哪有什么风沙大漠。古木参天、青翠葱茏,包括河西四郡都是一样,唐朝最富庶的地方可不是江南,而是陇右,“天下称富庶者无如陇右”,就是后世青海、甘肃黄河以西的地方。

    只是安史之乱爆发,为了守御潼关,唐朝匆忙把河西、陇右之兵调走,吐蕃人乘唐王朝自顾不暇。出兵将整个河西、陇右收入囊中,不过他们本身就不怎么开化,统治无方。又强制实行吐蕃化政策不得民心,旋即发生内乱,结果河西之地被回鹘占了去。

    大宋朝立国之初,往来于中西的商人多走灵州路,此路道途平坦,便于大型商队活动,和西域诸国的交流也算方便,后来被党项人占了灵州,商队不得不绕道青唐。使青唐城一度成为了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重镇。

    各地客商云集青唐,这可是发财地好机会,吐蕃人对这个非常重视,不但对过境的商旅实行优惠政策,遇大型使团或者大型商队还派兵护送,因此这条路应该说是非常安全才对。

    曹叔宝派人送往清风寨地敦煌文献。刚刚越过祁连山。还未到青唐。便遇一大队蒙面地骑兵。本来瓜州回鹘对这次交易也很重视。还派了兵护送。无奈对方人太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把东西抢走。

    回鹘人当然急了。这还是第一次交易呢。总不能落下个说话不算话地印象。于是赶忙派人向清风寨解释。不是不讲诚信。委实半道遇强盗了。另外也是要来商议。假如青唐道不安全了。那以后地交易怎么进行呢?

    接手处理这个问题地是倩娘。倩娘和清风寨其实就是同气连枝地一家人。再者即便吐蕃人和回鹘人接受朝廷地封号。那也还是外藩。倒腾军火这样地大事情。没有石圆孙这样地实权人物做后台。风险就太大了。

    倩娘当然不知道这些所谓地敦煌文献有多大地历史价值。不过她知道这些东西在李清心里地分量。当初石圆孙出面说项。想让清风寨卖些轰天雷给吐蕃人。要不是瓜州有这些东西打动了李清。瞧那神情李清怕是不会答应。现在倒好。被劫了!三郎会怎么想?不过倩娘也没伸张。并不是有心要隐瞒。她只怕这些东西要对李清地确爱如至宝地话。说不定李清一冲动就得生事。再说了。东西被劫了。谁干地啊。总不能说不清楚?

    于是倩娘把杜先生请了去。央他带着石圆孙地文、领着几个石府亲兵。跑一趟青唐城。为了防止李清要是发现杜先生不在问起来怎么应对。所以杜先生还和刘叔对了口径。到时候就说清风寨缺了啥东西让杜先生下洛阳操办去了。谁知道根本无需准备。宋祁每饭桌必说武学。刘叔在边一附和。李清吃饭都没心情。压根就没注意到少了一人。

    消息探听地很顺利。一来是有厮铎督内幕消息透露。人家没了地盘寄人篱下。而大宋朝依然认他哥哥潘罗支杀李继迁地功劳而封了他地官。有了名义才好立足啊。对大宋地亲近感自不消说;再一个。就是劫道地人根本就没怎么想瞒!

    因为人家虽然也不懂什么历史价值这一说,但你李三郎喜欢不是?咱还就得让你明白,和尚要是不高兴了,后果也很严重。

    说起来噶玛尔大师还真个被委屈了,在青唐城里,人家那是被当作神一样的顶礼膜拜,跺一脚地动山摇,李立遵兵多又怎么样?为什么还要不远千里把他们请过去?他没有赞普的名义人家不服他,也更没有佛教的号召力。

    可一到了清风寨就不一样了,那个李三郎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还数番出言讥讽,大师就是大师,本来人家不屑计较的,他认为李清是个边鄙山寨的粗野蛮夫,不过是侥幸有了件杀人利器罢了。

    但是一入京城,噶玛尔大师立刻就感觉到李三郎的名字如幽灵一般紧随左右,京城为啥这么热闹?立马就有人告诉他这是咱大宋英雄要开天下竞技会了,李三郎献地策!宏毅寺前打个落花流水。还没等闹清怎么回事,已然知晓那是李三郎当年一战成名的地方!

    大宋的宰执居然寒暄公务之余,还要抽空问问他们一路可有瞧见李三郎?他近来无恙么?心情可好?这把大师给镇住了,至于李三郎没事可以和大宋天子玩抱抱,传到他耳朵里已经是李三郎没事就可以抓小皇帝打屁股。

    怪不得一个小小的边关寨主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原来来头如此之大。噶玛尔大师虽是光头和尚,但却不是世外人,相反这人情世道比别人还精明些,加一行人入宋朝贺,别的人不是得了什么使就是什么王,他代表地角厮罗虽然也被大宋承认为新的赞普,允许仍以阿舅天子称呼大宋皇帝,但他本人,却是什么封号都没得到。咱大宋朝廷可不稀罕光头,所以噶玛尔大师随同宋祁再回到清风寨时,不要说没有气焰了。简直就笑容可掬、和蔼可亲的很。

    这世界很多事情都坏在画蛇添足面了,本来说好的交易进行地很顺利,可噶玛尔大师想着次和李清相处地不太愉快,这回得个献个殷勤,没准以后有事靠得着这个能抱大宋天子打屁屁地李三郎,于是特特抽个身,凑到李清跟前,一来说两句好听地,缓和一下关系。二来这李三郎不是对敦煌那些历史文献感兴趣么,这东西河湟也有啊,得,咱和尚不妨把事情做的光鲜些,白送!

    只是噶玛尔大师的运气的确不好,他们藏传佛教不是喜欢讲前世么?想必大师辈子肯定过李清的妞,要不就欠了李清很多钱没还,所以到了这辈子李清就是不待见他。

    李清那会刚听宋祁说完宏毅寺前发生的事情,这能回京城和云三娘、若英团聚的事又成一场影。这心情能好么?恨不得找碴和人打一架,见大师腆着脸凑跟前,心里烦得跟什么似的,耐着性子听完寒暄,噶玛尔大师才把话转到什么经卷文献,李清就误会了,以为人家大师见瓜州回鹘用文献换轰天雷占便宜,也想做交易呢。

    这光头真不是好东西!话说杀人放火地事情,你个出家人老掺和在中间干什么?不要不要。去去去。一边去!李清双手连挥,把噶玛尔大师象轰小鸡一样赶到一边去了。

    心情不好的李清这可犯了大忌。咱中国古有明训:伸手别打笑脸人;让人家憋气不说,大庭广众之下,叫一个大师如何落得下脸来?当初丁谓为啥往死里整寇准,还不就是为了“溜须”的公案么,这仇恨地种子立马在噶玛尔心中埋下了,一点不比丢了小的李圆昊小。

    报应接着就来了,和尚在清风寨不是个好东西,在青唐城却是个大人物,论实力青唐城里是李立遵最大,人多马壮,可号召力却是以角厮罗为尊,而角厮罗现在还是一个青头小伙,他这一方的决定权,实际就掌握在噶玛尔手。

    厮铎督一个人反对没有用,因为李立遵也不高兴,他的气倒不是冲着李清来的,而是对大宋朝廷不满,论实力他才是河湟的老大,几年前他就派人到汴梁朝见大宋,号称聚众数十万,“请讨平夏以自效”,请求宋朝廷册封他做赞普;可咱大宋朝比较讲究正统,“朝议以赞普戎王也,立遵于厮下,不应妄予”,只给他一个保顺军节度使的官衔,这一次他请求封个招讨使又没得逞,心里正不爽呢,噶玛尔要找李清麻烦,怎么着那个李三郎也是宋人,好歹算是给大宋朝添堵,他当然没意见。其实还就是个添堵而已,吐蕃人根本没想和大宋翻脸,更没想和清风寨闹僵,还等着从清风寨买轰天雷呢,劫了货未杀一人,并且事情还有意不封锁严密,噶玛尔就是想让李清明白,别看他没有头发,但也是个人物!

    “三郎,瞧这摸样亦不象是诚心要翻脸,回你也太不给人存些体面。依我瞧啊,派个人去青唐,也无须花费多少,不过礼数周全些就好,只怕回那些图啊画的,还都能要还回来。”倩娘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若是三郎消不下气。这信我着人替你写了罢。”

    杜先生当然知道李清不乐意,不过也温声说道:“如今大宋西顾无向,若青唐有碍,则与河西音信阻隔,既然李公子如此在意瓜州文献,且忍他一时之气罢,此次去青唐见了数人,倒并未刁难于我,佛道于彼处昌盛。公子还需敷衍才好。”

    也别怪杜先生和倩娘不解,咱大宋朝庭虽然崇道不甚敬佛,但自唐朝以来。佛教经过几百年地传承,已经深入民心了,别说西北一带百姓大多信佛,就是大宋朝的文人士子也多喜与方外人交往,比如苏东坡与佛印、秦少游与辩才还留下不少文坛佳话,怎么这李三郎老和光头的过不去呢?

    只是现在一提到佛教,李清这气还大了些,他也不是不识时务的人,要借人家的地盘过。当然要看人家眼色才好,后世一个开车人哪有不习惯交过路费的?只是“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的口号,强盗喊得,和尚却喊不得!

    据说党项人普遍也是崇佛地,怪不得那么爱打劫,此风绝不可长!

    李清也不完全是斗气,他现在不能回京城是为什么?还不就是他惹得党项人四处入境劫掠么,现在和尚也来插一杆子。真当咱好欺负?

    外族入境劫掠的事情还真让大宋朝很头疼,以前和契丹人开战,双方在边境互相“打草谷”情有可缘,但现在定难五州名义都是大宋地疆土,还这么抢来抢去,并且你找李德明论理都没用,人家全推到强盗身,党项人穷么,穷则思变。没准还趁机向大宋讨要东西呢。

    这闹来闹去的。都不用说唐朝的陇右之地为天下首富,连昔日秦朝赖以吞并、汉朝借此定鼎四百年江山的关中平原。到了大宋朝都成穷地方了,这可是八百里秦川啊,中国最早地金城千里、天府之国,现在连粮食都不能自给。

    瓜州的敦煌文献当然想要,并且那边的硝石也很重要,正是为了以后长远的和河西交往,李清觉得这次事情绝不能服软,不能叫人掐住了脖子,否则以后人家心情不好就来这么一下,一步步退让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杜先生和倩娘见李清沉吟不语,以为李清犹豫不决抑或是心内不爽,正想再劝劝呢,李清突然起身到床底下掏出一张地图来,往桌面一铺,这就是若风在那些乞颜人帮助下绘制的地图,李清拿手指着地图地一条小红线问道:“杜先生此次到了青唐,未知这湟水河道可宽广?水流又如何?”,画这份地图李清在意地就是河流,所以让若风全用丹朱着墨绘制。

    杜先生和倩娘也围到桌旁,闹不明白李清这会要他们看地图干什么,不过杜先生没急着问,他知道这个李三郎向来行事癫狂,不按常理出牌,心中便有了揣测,稍一打量,便说道:“湟水乃黄河旁支,水流平缓,行大船绝无问题,我这次从兰州到青唐便是乘船来往。”

    李清冲杜先生使了个鬼脸,他明白杜先生已经猜到他要干什么了,便笑着对倩娘说道:“倩娘姐姐帮我修一封给瓜州人,文献虽被劫,但我李清也认帐,轰天雷照给,只是却不打青唐过,让乞颜人从京道送过去,顺道将甘州的硝石带回,再告知那些吐蕃人,不说文献给强盗劫走了么?便给我查去,一日不查清,一日不给轰天雷。”

    想掐我地脖子,门都没有?谁说只有青唐一条路?那是把契丹当敌国看待,京道就是后世地蒙古大草原,本来就是乞颜人活动的地盘,这条路远了一些,成本虽然高点,但也总好过被人掐着脖子,再说轰天雷咱现在卖的是天价,与其给吐蕃人交过路费,还不如便宜了乞颜人。

    倩娘见李清这般安排,自然明白是不想对吐蕃人低头了,只是她还是不解,为什么翻出地图来看,又问杜先生湟水地情况做什么呢?冲着地图的红线端详了半天,李清在洛阳大肆造船的事情她当然知道,要直击兴庆府的计划也略有耳闻,她沿着红线的黄河一路看下去,过了西平府就是兰州,再沿湟水过去,“啊?三郎莫不要攻打青唐?”

    李清哈哈笑着摆摆手,攻打?他没那本钱,反正不摆平党项人他是回不了京城,就得这么耗下去,能摆平党项人自然吐蕃也不在话下,攻打会挑起边境纠纷,但是做为强盗去滋扰一番,倒也其乐溶溶,吐蕃人把那些敦煌文献还给我权且罢了,要是不还,哼!不就是强盗么,光头做得,我李清做不得?

( 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 http://www.lwxs555.com/21/21660/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第三百九十八章 打劫的和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您对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第三百九十八章 打劫的和尚或对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乐文小说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