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疯魔不成活(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狐云 本章: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疯魔不成活(一)

    “我去做武官?三郎,不是说笑罢!”宋祁的神情已经象是被雷劈过一样了。

    李清将嘴一撇,“我李清都的沙场,你小宋因何做不得武官?当初在水云庄操演龙翔军时,你那么热心跑来瞎掺和,这可是众人皆知的,如今却道我说笑?刘叔,你说这小宋是不是欠揍?他瞧不起我们,一祯,将他拖出去打!”

    慕容一祯在一旁高声应诺,做势就要前拗宋祁的衣领。

    宋祁忙抱拳讨饶,一叠声的叫道:“做,做,我去做武官。”

    石圆孙未曾料到宋祁与李清他们是如此亲密,颇有些意外,在边笑嘻嘻的他们打闹没出声,倒是徐指挥使此时已经回到厅里,立在石圆孙身后问道:“公子,宋大人定是能做好武官的,只是如今京中情形与宋大人何关?在下不解,还请公子解惑。”

    李清一笑,看来有人担心被抢饭碗了,“就小宋的德行,一个时辰都站不下来,做武官,他想的美!我要他入武学,三年五载下来学有所成,再派到徐指挥使手下做个虞候,你看如何?”

    宋祁也乖巧的很,对徐指挥使便做了个揖,“届时还望徐大人多多照拂才是。”

    徐指挥使忙抱拳回礼笑道:“不敢,不敢,公子说笑了,现今宋大人官秩便高过下官,若是真转武官,自当也是入枢密院的,下官愿在帐下听令。”

    石圆孙见这打闹调笑还没完了,挥挥手说道:“三郎,休要再卖关子,说个清楚,甚的武学?这与宋大人做武官有何干系?”

    李清哈哈大笑。“小宋这家伙不怪石将军看不眼,李清原也看不的,只是这家伙好歹也算个状圆,名声与李某不可同日而语了,便借借他的名声一用,那些学子们看不起我李清,总不能连状圆郎也瞧不,最多小宋和他们去会文,不宏毅寺也能收拾他们。”

    李清的主意很简单。不就是朝庭里的文官不同意竞技会夺魁地健儿做官么,不做便不做,李清自己也不赞同一来便给官做。都一帮喝酒、打架、妹妹的混小子,别把咱大宋军兵给祸害了。

    不能做官咱入个学行不?文官们还有啥借口反对?而且李清自认为还想的周全。咱这大宋朝被前车之鉴给吓狠了点,扬文抑武有些太过,军队里的选拔人才很成问题,不象唐朝那样有武举,还选拔出很多优秀将领。譬如平定“安史之乱”的郭子仪就是武举考出来的状圆。

    而咱大宋现在就只靠些武将世家撑住场面,低阶武官的晋身那更是不成章法。比如咱大宋的军队是以指挥为单位的,而一个指挥地指挥假如没有挂别的职名,那是连个官都算不的,不入流,历史狄青以三班差使、殿侍、延州指使地名分与西夏作战,杀得西夏人胆战心惊,却连官都不是,后来因延州大战之功被封为三班殿直,其实也就是个正九品的小官,由此可见咱大宋武人想晋身官场有多难。

    这还是指挥。那些虞候都头们就更别指望了。这也是现在朝廷里那些文官们反对地理由,咱大宋没这个规矩!

    有了武学就好了。特别是李清的计划里面,是想让小天子来做这个武学的学监,一来太后恋权,不可能让小赵祯处理什么正经政务,二来小家伙也贪玩,那个竞技会也是开过就完了,不给他找个长久点的游戏,没准他又要生别的事端。

    这样便好办了,等武学里这些人过地二、三年出来,学有所成,说起来也都是“天子门生”了,届时那些文官子弟脸的伤也早好了,事情也淡了,选拔优秀者给个九品官,文官们再穷追猛打怕是有失宽厚了。

    “借天子之名以隆其事,此法儿甚好,想必天下健卒皆蜂拥而至了,如此这般就好了,奈何要让生入武学?一班读郎,怎懂干戈杀伐,三郎此意,莫不只是要讨那读人地好么。”石圆孙有些不解的问道,然后又为他一直看不惯的宋祈说起话来,“这小宋早以蟾宫折桂,如今被你逼入武学,若是嫌他瓜噪,赶回京城便是,奈何强人所难?”

    李清从刘叔手中抢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漫声吟道:“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凌烟阁,若个生万户侯。读郎又怎地?前朝高适、岑参不也是读郎么,诸葛亮只怕亦是手无缚鸡之力,他们几人带兵驰骋沙场,为后人所颂扬,咱们小宋亦有凌云志的,宁为百夫长,胜作一生!小宋,你说是也不是?”

    宋祁得了李清的主意,这下可以回京交差了,高兴都来不及,哪会不识眼色的,起身抱拳朗声说道:“三郎说的是,宋祁一回京城便入武学,自当闻鸡起舞,勤练武艺,异日学有所成,当随将军鞍前马后,杀敌立功,届时还望石将军看顾一二才好。”

    两人这么一唱一和的,石圆孙一下都没话说了。

    李清哪会不知道石圆孙的意见啊,咱大宋文武不和、互相看不顺眼早就有年头了,尽管朝堂是文官得势,但军中还是不愿让文官们染指的,到时候武学地生没准也会带兵,再也不能铁板一块,还怎么和文官们争个高下?

    尽管这主意是才想出来地,李清还就是想借机弄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文官武官互相排斥,倒霉地最后是咱大宋江山。

    仅仅只为平息小皇帝的怨气,那只要将这武学办的隆而重之就行了,除了夺魁的那些健儿,咱逍遥会的那些弟兄一样可以入武学,都是权贵子弟,还怕热闹体面不起来?

    可打仗并不是只会舞刀弄枪就行了,文韬武略么,只要把身体给锻炼好了。谁说生就不能带兵?读过圣人之言,行事自然也会小心谨慎,没准比那些丘八们还要更好些,在什么山唱什么调,生们既然入了武官的行当,总不至于和自己过不去,他们鬼心眼又多,兴许和文官斗起法来更厉害也不定呢。

    所以李清才逼着宋祁也入武学,状圆郎都去了。一帮读人谁还敢瞧不起?当然宋祁一个人有些势孤的,得写封信让刘胖赶紧京入武学,那家伙留在范仲淹身边只怕也派不大用场。小天子还夸他是一员虎将呢,对了。张先和柳七也算,咱大宋是有些抑武,俸禄却是不少给,再扯些同道好,到时候咱武学会文都能胜过太学的学子。看他们还有什么脸面说话!

    “三郎,我看这样可好。京中亦有许多同僚尚无差遣,莫如叫他们也入武学?到时兼个武将官职,多得一份俸禄,想必定有人动心,石将军别恼,阵杀敌不行,不敢说运筹帷幄,调配粮草军需,也是略通些武事才好。”宋祁笑嘻嘻地说道。石圆孙略有所思还未答言呢,李清曲手指就给宋祁脑门来了一下。状圆郎就是状圆郎。果然鬼心眼多的,文官兼武职本就不出奇。不说枢密院里都是些文官,苏东坡还专门出任过团练使呢,不过这个主意却是为他自己打算的,反正给李清逼的进了武学,可要算成兼职,那他可是一点亏没吃着,还可白得一份俸禄呢。

    宋祁得了鼓励,越发得意了,“三郎,武学里亦要教文才好,若是学子们进了武学,即便日后得了差遣,亦可仿制科例参加朝廷科举,若是得了进身,再兼文官也行,你看如何?”

    好,李清不得不拍手叫好了,这才叫真的文武一家亲呢,据说唐朝就曾经有那么一人,先是在文科会试中夺魁,五年后又在武举中高第,是咱中国历史唯一的一位文武双状圆,这可不容易,且不说在唐朝文科夺魁有多难,而唐朝的武举也都是考些斗勇力的项目,只可惜这人后面并未带兵,声名不显。

    李清大笑道:“好,好,好,只可惜咱大宋并未开武举,否则你这状圆郎再中个武举,也不让唐人专美于前了。”

    只是宋祁还越发意犹未尽了,“再有,我朝多以文官制边,兵凶战险之地,不通兵事如何能成?莫若日后请朝廷定制,未经武学学业者,不得守边,亦不得入枢密院,现亦在枢密院者,皆需入武学补授。”

    一听这话,李清的笑声嘎然而止,只是嘴巴还张地大大的,瞪着宋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好家伙,咱只不过把你逼进武学,你小子却准备把咱大宋的官儿全逼进武学啊。

    不管了不管了,反正这事怕是没那么容易能成,宋祁爱闹便让他闹去!

    石圆孙见这两人说地眉飞色舞,知道自己反对也未必说的过,摇头叹道:“三郎,这如何是了却一番公事,只怕朝廷自此反多事了。”

    李清脑袋甩得象个拨浪鼓,嘻笑地说道:“我又不是官儿,朝廷多事与我何干?石将军,李清知你心有不忿,然朝廷多以文官制边,略通些兵事总是好过不通罢,若此事真能成,只怕将军日后行事少了掣肘,倒也是件好事。”

    石圆孙不置可否的摇摇头,才说的兵凶战险,哪有那么容易就学会了?倒时候多了一大堆纸谈兵的家伙,只怕更加麻烦。

    可李清不这么想,咱大宋啥情况啊?纸谈兵它也好过不谈兵!一味的扬文抑武,过地几十年,北方那些如狼似虎的游牧民族一个接一个地打门来怎么办?那会再谈可就晚了!

    李清很得意,兴许咱大宋就此而改变懦弱挨打的局面也不一定,他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出的妙极了;不过他还真是得意过头了,殊不知真要弄成宋祁说的有多难,那些文官们有那么好说服的么?而且在历史,宋朝原本就开过武学,时间还就晚那么十几年,只是这个武学开的颇有些尴尬,只存在不过百日,原因很简单,无人报名,可见宋人对武事有多轻视,直到三十年后宋神宗即位,复置武学,可规模依旧很小,不过百来人;要真想在大宋朝把武学办好,岂是说说那么简单?

    李清自鸣得意,宋祁就更加激动,他已经被自己想出的主意给惊住了,站在厅中不住的转圈搓手,一干人都是笑嘻嘻的看着他。

    石圆孙此来本就是怕李清脚板抹油要开溜,这会见了这情形心放下来了,他可没兴趣看一个呆子转圈玩,起身便对李清说道:“适才听的三郎说有些新物事,何不叫我开开眼界,奉节与你在一起也学坏了,小孩家家,倒与我卖开关子,信中竟不详述洛阳制船之事,只说届时定要我大开眼界,三郎在江宁大造楼船,石某早有听闻,不就是大些么?”

    李清嘿嘿一笑避而不答,看起来好象是故做神秘,实际他自己心里也没底地很,造船他可是外行,无非是多提了几个要求,出了个瞎主意,具体事情反正有陈彪这样地老手去办,可最终能办成什么样子,李清可不敢提前吹这个牛。不过李清也没兴趣看宋大才子转圈,正好陪石圆孙去转转,这些天被这个宋祁瓜噪的狠了,话说那些新物事弄地怎么样他也不清楚呢。

    果然是“不疯魔不成活”,厅里的人都快走光了,宋祁却浑然不觉,依旧站在厅中发呆,沉浸在自己的构想中去了,石圆孙好气又好笑的摇摇头,李三郎出的什么馊主意,就这种呆鸟也弄进军中来,想到沙场用脖子试试敌人的刀快不快么?

    几个人出的门来,都已经快走到街了,猛听见身后院子有人大叫:“三郎,三郎,这事还没说完你怎地便跑了,你还没说这武学到底让人何人去教授学业才是啊!”

    这下连石圆孙也哈哈大笑起来,李清一扯他的衣服说道:“走,快走,不理睬这个疯子,让他一人独自想去罢!”

( 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 http://www.lwxs555.com/21/21660/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疯魔不成活(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您对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疯魔不成活(一)或对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乐文小说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