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

第三百九十四章 雷劈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狐云 本章:第三百九十四章 雷劈

    人贵有自知之明,譬如李清就认为自己颇有些八婆倾向,爱听个东家长西家短的,这也是没办法,咱后世的社会风气还就喜欢这调调,只是现在李清在大宋朝居然发现有一个人比他还八!

    这个人就是将来要大名鼎鼎的“红杏尚”宋祁。

    楚云馆又多了几个苏杭来的小丫头,吹的一手好笛,这个咱没兴趣,才从秦淮河边过来呢;丰乐楼竟然也卖开了炒菜,生意还不是一般的火爆,还打着皇宫秘制的招牌,这简直太气人了,话说不给专利费也就算了,怎么连名字都不给咱宣扬一下呢?不过还是以后再说罢,咱总不能跟个开饭馆的较真。

    “两位嫂嫂有孕在身,临盘在即,三郎便放心得下?不想守在边么?”宋祁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

    “想!”李清恶狠狠的答道,更加恶狠狠的盯着宋祁,兴许眼神实在有些凶恶,宋祁原本还想接着说点什么来着,一时竟没敢做声。

    假如眼前站着的是王德显,李清明知打不过也要扑去的,这问题还需要问么?他当然想回到三娘和若英身边去了,要是宋祁此来,真是小天子想他了所以招他回去,哪怕拼着让太后不高兴,李清也要溜回去的,刘太后总不至于砍他的头罢?被发现了大不了再给轰回清风寨就是。可现在他不敢,一回去就是满朝文官的眼中钉、肉中刺,估计自己儿子被人揍的帐就得算到李清身来,死都不知道怎么死,那会别说小天子偏爱他,就是刘太后护着都没用。

    咱大宋朝的文官是什么地位?可以喷皇帝一脸口水的主,而且皇帝当面都不敢擦!别看李清在京城收拾起钱惟演来那叫有滋有味。其实也就是拣软柿子欺罢了,要叫他和满朝文官斗法,那还不如直接把自己挂到房梁干脆。首发

    寇准够牛了,一代名臣加权臣,被丁谓给收拾了,丁谓也是名登《智囊传》的人物,就从那个“丁小鬼”的外号都知道其人肯定是心眼多地不得了的,可就这么个人物,却被王曾给算计了,用小学的知识都该明白。丁谓战斗力大过寇准,而王曾战斗力大过丁谓。

    他李清算啥?战斗力充其量也就是到宏毅寺前揍揍学子罢了。

    不回,说啥都没用!

    “宋大人,边郡苦寒,岂能与京城玉树琼枝相比,清风寨又是简陋之地,实在无长物可好好款待宋大人,还请恕罪则个。”饭桌刘叔慢悠悠的说道。

    “叫小宋。叫小宋。刘叔,您老别折我的寿,我吃的也不多,有口饭就好,非是要赖在清风寨。只是宋祁如今也无法回京复命,您老便让我多勾留几日罢。”宋祁拱手腆着脸笑道。

    “哦。你吃的不多,那这些我帮你吃了罢。”话未落音,慕容一祯笑嘻嘻的把宋祁碗里才夹的一块肉塞到自己嘴里,宋祁还在拱手呢,只能眼睁睁看着。

    说起来还真是委屈了人家“红粉尚”,现在在清风寨就是个过街老鼠,谁让他想着把李清叫走呢?幸好当初在水云庄操演龙翔军时与众人结下了不浅的交情,否则这会还真是无立锥之地了。

    李清当然不至于把宋祁轰走,可他也没有办法能让宋祁圆满回京复命,就这么拖着罢。兴许小天子哭闹几场也就撂开手了;“小宋兄。吃完饭随我几处转转,倒有好些新物事让你瞧瞧。借你之手细细地记录下来,清风寨的饭食岂能白吃?”李清拿腔拿调的说道:“可有一样,若仍将回京之事与我纠缠不休,别怪清风寨无待客之道了。”

    宋祁苦笑着正准备答话,猛然一只手从背后伸来,一把提住了他的衣领,几乎就将他拎起来,只听一声断喝:“兀那小子,公事既以勾当了事,何不早回京城复命,死乞白赖在此瓜噪做甚?”

    李清回头一瞧,原来是石圆孙石大将军来了,尽管自打次李清被党项人的内应刺伤之后,这清风寨对他这个寨主护卫严了许多,不过对石圆孙而言,还是如入无人之境,连通报都免了。

    李清忙起身准备到门口迎接他的倩娘姐姐,瞧了半天,但再无人进来,正要问问石圆孙倩娘因何未来呢,却见石圆孙仍提溜着宋祁的衣领,斜着眼瞪着他,宋祁挣扎都不敢,那一脸的苦笑都有些僵硬。

    李清倒有些不忍心了,忙陪笑道:“石将军息怒,小宋兄亦是京中旧,与石小公爷也是交情非浅,所来并无它意,顾惜李清念家之情而已。”

    石圆孙哼了一声,将宋祁重重地往椅子一墩,犹带不满地说道:“既是三郎旧,为何仍将三郎与那火坑里推,如今京城可是好回的?三郎,此时休要儿女情长,真惹众怒,只怕远在延州也不得安生。”

    原来石圆孙也清楚京城里发生的事了,李清笑道:“石将军说的是,李清也深知其中厉害,这不就没打算回京城么,再者,兴师动众的劳烦小公爷凭多,岂好一走了之。”

    石圆孙这回哼地一声是冲着李清来的了,一脸地不相信,“想溜岂有这么偏当,你那倩娘姐姐便是担心三郎归京心切,一入是非之地,再想脱身可就难了,因此嘱我好生看紧了你,这几日我已命王育带着骑军在清风寨左右巡查,哼,便是跑到洛阳也要逮你回来。,,,,首发”

    李清哈哈笑道:“多得倩娘姐姐和石将军眷顾了,实不相瞒李清初初还真想回京城,如今却是打消了念头,便是罗唣了石小公爷这么多,也不会不辞而别的。”

    石圆孙又哼了一声,可脸才板了一会,却“嗤”的一声笑了出来,拿手指点着李清笑道:“三郎啊三郎。瞧你也是一副文弱身板,行为举止更是与学子无异,闻说在京中也曾交游广阔,奈何却与文人格格不入?”

    这回轮到李清苦笑了,两手一摊,说的也是啊,即便在后世咱也算是一个读人,怎么到了大宋便和文人玩不到一块呢。

    苦笑是苦笑了,做派也是给别人看的,其实李清哪敢去和文人多接近的?他又好点子虚荣。就他肚子里的那几点墨水,只是把记得地一些诗词拿出来混混,兴许人家还以为他和才子沾点边,可要是近距离接触说话谈论,那些文人谁不是十年寒窗苦读下来的,经、史、子、集无不烂熟于胸,他李清只怕几句话一过,就得现出草包原形。

    再者。和文人还真没啥好玩的。吟风诵月不行,一同秦楼楚馆妹妹,文人也喜欢端个架子,叫人不尽兴地很,而且动辄就是圣人之言下来。李清还真是牙疼地很。

    还是和丘八一起混的好,至少丘八们肯定把咱当才子看待地。

    见李清服了软。又没打算偷偷溜回京城,石圆孙转头又教训起宋祁来了,这回大道理可在石圆孙手里,宋祁一肚子委屈没法说,他自己还算一文官呢,尽管和逍遥会那些纨绔子弟一起混,可打群架的事情高小公爷和王德显事先也没告诉他啊,谁知道那些文官们会来拆竞技会的场子呢。

    见宋祁被训的在椅子可怜巴巴地耷拉个头,刘叔也不忍心了,出声说道:“石大人。此事原与小宋大人并无相干的。欲叫公子回京城也是顾惜天子心急,大人说回不得京城。公子便不回就是,谅来也牵扯不到公子身。”

    李清也一边附和道:“就是,我不回去他们又奈得我何,总不济倒要怪罪到千里之外来不成么?他们的子弟也不成器,得了宏毅寺,便怪不得别人,打了便打了,我早看他们不顺眼的很,哼,要是我在京城,没准打得更狠些。”

    石圆孙拿眼瞪回李清,“好一句打了便打了,三郎是个泼赖性,想必就是发配到崖州便也一般的过的滋润,你可知现下朝野如何议论天子的么?”

    李清有些傻眼了,那些文官不是挤兑的小天子满地打滚了么?怎么,还要不依不饶?娘地,看来是打地不够狠啊,找机会再揍一家伙!

    石圆孙叹了一声,便把他这些天打听到消息说了出来。

    的确子弟们在宏毅寺叫人给打了,文官们也知道这事不好拿到台面来说,可他们可以说别的啊,文官们最厉害的武器就是一张嘴和一支笔,什么叫众口铄金?什么叫口诛笔伐?咱历史多少忠奸贤愚,还不就是被几支笔给定下的?

    矛头对准地是当今天子,连李清一样没放过,话说小赵祯乖巧聪明,行事也算有方,本来口碑在朝野下很不错的,现在不一样了,尽管没人敢公开诋毁,可私下一提起小天子都摇头,不务正业地很,对圣人经典不热心,天天喜欢斗鸡跑马,将来如何成为一代明君?咱大宋堪忧啊!

    还真别小看了那些学子,尽管他们在宏毅寺前的表现很差劲,普通老百姓还是很敬重读人的,他们怎么说,别人就怎么信,于是咱大宋天子顽劣不堪的名声已悄悄的传的很远;更麻烦的是一干武官尽管对文官子弟挨揍觉得大快人心,可他们私底下对小天子的行为也是所评不高。

    这就有人会问了,咱天子长在深宫,自幼也是蒙一干大儒教导,怎么就会变的这么玩劣不堪了呢?嚯嚯,这下口气便没那么敦厚了,天子为啥这样?身边有奸佞啊!头一个就是李清李三郎!这家伙啥人啊,明明有点才名却不务正业,天天在秦楼楚馆鬼混,还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让男女拉拉扯扯、搂搂抱抱,本来就是被太后因为有伤教化给赶出了京城,谁知道这家伙还真是死不改悔的很,到了江宁又娶了一个青楼女子,还大肆铺张地轰动了全城,要说他在江宁过自己地风流日子也就罢了,还偏不安生,这不又给天子出了个坏主意。办什么全国竞技会,玩物丧志、劳民伤财啊!

    都甭说那些村野鄙夫了,换了您听了这些话会怎么想?这天下还有这么坏的人,杀,该杀,这种人怎么没被雷劈了去呢!

    没良心啊,连石圆孙说到后面脸都是笑盈盈地,慕容一祯一旁笑得打跌,刘叔本不怎么贪杯,今天兴致好。坐那一杯接一杯的喝,孙五厚道些,把脸扭到后面,可还是看见肩膀在不停耸动,若风还一点没有小舅子地觉悟,笑嘻嘻的说道:“该杀,该雷劈。”而徐指挥使干脆跑到厅外笑去了。

    李清气的腾得站起身,拿手一指宋祁说道:“你笑!你笑!你要敢笑出声来。我就揍你!”没办法。只能对这家伙发狠,满屋还就打得过他一个。

    还叫不叫人活了!凭啥咱要被雷劈?虽然咱也很想揍那些学子,可毕竟动手的不是我啊,天可怜见,办竞技会怎么会是祸国殃民呢?没见后世的奥运会多受拥护爱戴的。更何况咱还在边关和党项人打生打死,怎么就没人念叨咱的好?

    不玩了!咱还是做海盗去的好。不,做强盗去,专门打劫读人,见一个揍一个,揍完了再扒个精光,叫你们没了良心说我坏话!

    过了好一阵,屋里的人才慢慢收了笑意,刘叔还是厚道些,请教石圆孙现下怎生处置才好,而李清拿手撑着脑袋发呆。坐在椅子一副窦娥的做派。

    “刘叔也放宽心。休要管那些文人骚客之言,是非公道亦在人心。且不论三郎在边关杀敌之功,就是办地那些慈幼局造福四方也是路人皆知的,于今只要不回京城,谅也无妨,真个要有人拿三郎做伐,我石圆孙也不依他!只是么,三郎,三郎!”石圆孙高声把李清从发呆状态中叫醒:“此事倒要从长计议才是,损了天家的盛名,只怕刘太后有心周全也是为难,冤家宜解不宜结,三郎不是与好些文官亦有旧么,想个皆大欢喜的法子来才好。”

    石圆孙到底是老赵家的亲戚,同气连枝,当然不想天下人都说皇帝的坏话,可这让李清为难了,有交情的文官就那么几个,象宋祁这样新晋的官儿根本说不话,唯一能帮忙地就只有晏殊,范仲淹就别去提了,没准那小范老子一样不喜欢咱鼓捣什么竞技会,找他帮忙,兴许还得先吵一架。

    要说李清在京城得罪地文官,的确也不多,真结下仇就只有钱惟演一个,其他文官只是对他所为不以为然罢了,况且宏毅寺事件也真的怪不到李清身来,可要让文官喜欢李清,这就不容易了。

    李清这时候非常想念王钦若,都别说要是王钦若仍为相爷根本就没这档子事,可要是在眼前的话,王钦若肯定能为他想个法子出来,能流芳百世当然艰难,可遗臭万年就容易么?还都得要真挂挂的本事不可!

    难啊!

    纨绔子弟为啥喜欢我?因为咱有法子让他们开心,可哪有什么办法让文人学子也喜欢我呢?伙着他们一起妹妹?得,只怕那还会结仇。

    宋祁不知道李清这会正在想念王钦若,见他做沉思状以为真地想法儿呢,忍不住轻声提醒道:“现下朝野下都拿竞技会做伐,天子为此烦闷不已,三郎这法儿定要顾及到天子才好。”

    法儿在哪?李清抓起酒杯就想朝宋祁的脑袋砸过去,天子烦闷啥,不就是文官们不同意参加竞技会地健儿做官么?那些人也不是好东西,打架妹妹的,这些人要都做了武官,对咱大宋军队也是个祸害,还怎么应对随后而来的西夏,金、蒙古这一个个强敌。

    做官?咦,文人学子喜欢的不就是做官么?虽说咱大宋取士比唐朝不知道多了多少,可每一科仍不过是取几百名,这天下多少读人啊,何况几年才开一科,反正都是做官,谁说读人就不能做武官?小宋这号的不也是豪情满怀么?

    只是现在大宋重文轻武的很,那些文人学子愿意么?

    李清拿眼睛一瞟正有些紧张的盯着他手中酒杯、随时准备躲闪的宋祁,心里有了一个主意,将酒杯慢慢放下,笑嘻嘻的对宋祁说道:“小宋,天子可是器重你的很,君恩似海啊,若是有一法儿可让天子免忧且皆大欢喜,你愿不愿受些委屈?”

    宋祁脸色一喜,他没想到李清真有主意,冲口便道:“三郎但说无妨,受些委屈算得什么,宋祁应下了!”

    李清脸色一板,用手指着宋祁地鼻子说道:“好,你说地啊,要是说了出来你要反悔,雷不劈你,我都要劈你!”

    原因当然有,然说多了怎么都象假的,看今后罢。

( 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 http://www.lwxs555.com/21/21660/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第三百九十四章 雷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您对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第三百九十四章 雷劈或对声色犬马之风情大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乐文小说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