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春秋

第一四四二章 请君登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漠 本章:第一四四二章 请君登船

    乌篷船自货船边上慢慢错过,船长见对方没有丝毫的敌意,倒是彻底放下心来。

    只是眼看到那船上绑着一人,船上众人自然是心中奇怪,但这些水手在海上都是谨记一句话,那便是人不犯我我犯人,无论是谁,只要对方不招惹自己,无论发生何事,那都是不要轻易卷入进去。

    乌篷船来的怪,船长既然确知对方不是冲着货船来,也就不可能轻易去招惹对方。

    但齐宁和赤丹媚的心境却是完全不同。

    齐宁此时当然已经明白,赤丹媚口中的“白师兄”,当然只可能是白羽鹤。

    白羽鹤剑法出众,在当今天下出类拨萃,与赤丹媚都是出自东海白云岛,属于白云岛门人,可是去年白羽鹤就被逐出师门,齐宁更是在襄阳青木大会之后回京的路上遇到他,知道白羽鹤跟随北堂风去了西北,自此之后,便再无音讯。

    如果有人说白羽鹤被人绑了起来,齐宁那是打死也不相信,可现在事实就在眼前,齐宁心下大是惊骇。

    齐宁一开始并没有认出那是白羽鹤,而且他也不可能想到白羽鹤会被人绑起来,而赤丹媚如此确定,齐宁仔细打量,看对方的身形轮廓,越看越像。

    他心中惊骇,固然是因为白羽鹤被绑,更吃惊的是这天下间有谁能够制服白羽鹤,更将其绑住?

    白羽鹤剑法了得,心高气傲,若当真不敌对手,便是死,也不可能受此折辱。

    能够将白羽鹤绑起来,只能说白羽鹤被完全控制住,身不由己,连自己的机会也没有。

    眼见得乌篷船缓缓错开,赤丹媚怎可能坐视不管,挣了一下,道:“那一定是白师兄,我......我要救他!”

    “可是你知道是谁绑了他?”齐宁压低声音道:“能够控制白师兄的人,绝非泛泛之辈。”

    “那我管不了!”赤丹媚挣脱齐宁手,足下一点,整个人已经跃上船舷,四周顿时发出一阵惊呼,赤丹媚身法轻灵,踩在船舷追上几步,腾身便往那乌篷船跳过去,也就在此时,只见从无乌篷船侧边的布帘后,一件东西直飞出来,速度快极,直往赤丹媚打过来,赤丹媚花容失色,身在空中,却已经避无可避,“噗”的一声,已经被那件东西击中,随即整个身体似乎是被拍了回来一般,眼见便要摔在甲板上,好在齐宁已经飞身上前,探手托住了赤丹媚的腰,在甲板上站稳,便听“噗”一声,赤丹媚竟是喷出一口鲜血来。

    齐宁大吃一惊,船上众人也都是大惊失色。

    赤丹媚的身法,让包括船老大在内的所有人都是惊诧莫名,想不到船上的客人中,竟然还有如此了得的人物,等到乌篷船飞出的东西打中赤丹媚,又见赤丹媚一口鲜血喷出,更是惊恐万分,拿到的水手们已经握紧了刀,如临大敌,有几个出来看热闹的旅客,唯恐殃及池鱼,转身就往船舱跑去。

    “你怎么样?”齐宁心下又是一凛,需知赤丹媚武功不弱,也算是顶尖高手,虽然身在半空,但以她的实力,要避开来袭的暗器并不难,可是乌篷船打出的暗器,速度实在是太快,齐宁只看到那东西一闪,甚至来不及提醒,就已经打在了赤丹媚的身上,他关切赤丹媚之余,心知乌篷船内真的有了不得的高手。

    “不......不是暗器,好......好深的内力!”赤丹媚美眸带着惊色:“我没什么......没什么大事......!”齐宁这时候却发现,在船舷上,竟然稳稳地落着一只小酒杯。

    那酒杯是只瓷瓶,纯洁如雪,并无青花。

    对方打出酒杯,不但瞬间击退赤丹媚,而且还算准落在船舷上,这已经不只是手法了得,而是出手之前的算计已经让人恐怖。

    乌篷船那布帘没有打开,里面的人没有丈量货船的距离,完全是凭自己的感觉判断出来。

    齐宁自问即使自己练上一年半载,也未必能够学会这一手。

    “我没有请你们登船,你们就算是天上的神仙,也不可在我的船上歇脚。”乌篷船内竟然传来一个极其轻柔的声音,声音娇脆清细:“我若请你们上船,你们不上来也是不成。”

    听到这声音的人们都是互相瞧了瞧,显出惊讶之色。

    将人绑在船头,而且出手了得,许多人都以为船上必然是个凶恶之人,谁知道竟然是个女人。

    这声音柔嫩娇脆,只听一句,就可确定是名女子。

    齐宁也是有些意外,感觉赤丹媚气息匀称,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心想对方一出手就能伤了赤丹媚,而且还将白羽鹤绑在船头,那么自己还真不可轻举妄动。

    白羽鹤没有丝毫动静,就像一根木桩一般,似乎对周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你为何......为何加害白师兄?”赤丹媚怒道:“你是什么人?”

    乌篷船此时已经停下来,舱内静了一下,才听那女子叹道:“原来你也是白云岛门人,这可是好得很,我正好带你们一起去见莫岛主。”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难不成此人绑着白羽鹤,竟然是要去见白云岛主莫澜沧?

    白云岛主是大宗师,他的白云岛可说是人间禁地,没有岛主的允许,普天之下,只怕没有人敢靠近白云岛一步。

    所说白羽鹤已经被岛主逐出师门,但白羽鹤终究还是出自白云岛,敢对白羽鹤下手就已经是胆大包天,此人竟然还要前往白云岛,那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这世间,有谁敢擅闯白云岛?

    齐宁眉头锁紧,只觉得事情极是蹊跷,如果说这世上真的还有人登白云岛,恐怕也只有几位大宗师了。

    法王和教主都已经过世,当今天下,只剩下岛主、剑神和牧云侯三大宗师,此外还有地藏,齐宁也不敢确定地藏是否真的进入大宗师境界,但有一点齐宁可以确定,即使是地藏,也绝无胆量前往白云岛。

    这船里是个女人,当然不可能是剑神和牧云侯。

    那么世间难道还有别的大宗师?

    却见那乌篷船上戴着斗笠的船夫上前两步,做了个手势,分明是让赤丹媚登船。

    赤丹媚心知对方的身手远在自己之上,若是上船去,等同于被那人控制,可是总不能眼看着白羽鹤落在对方手中,自己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

    而且这人声音虽然颇为柔和,但刚刚也说了,她要请人登船,不上船也是不成,自己想要拒绝只怕都做不到。

    齐宁犹豫了一下,终于道:“阁下是要往白云岛去吗?既然是要去白云岛做客,总该存些礼数,不如先放了白师兄,不要太伤了和气,到时候岛主看到,面子上不大好看。”

    他知道自己这般说,对方肯定也不会当回事。

    船舱内发出“咦”的一声,沉寂了片刻,才听那人道:“你也一起上船吧。”自然是邀请齐宁也登上乌篷船。

    乌篷船虽小,但乘坐五六个人倒是不在话下。

    齐宁却是一心想着返京向小皇帝禀明辽东一行的状况,听对方声称是要往白云岛去,心想我若登船,难道还要和你一起去白云岛?老子不久前刚杀了陌影,此时白云岛主恐怕已经知道,此番随你前往,岂不是自投罗网?若是在外面,岛主顾忌剑神的存在,或许不会对自己下手,可是自己跑到白云岛去,那不是将肉送到砧板上?

    “我们和阁下不顺路。”齐宁既然不去白云岛,当然也不会让受伤的赤丹媚上船,笑道:“阁下要去白云岛,我们盼你一路顺风,这次我们就不上去了。”

    赤丹媚一看向齐宁,齐宁虽然发出笑声,但神色却是十分严峻,向赤丹媚轻摇头,意思也是劝赤丹媚不要轻举妄动。

    船内那人笑道:“我说过,不让人上船,谁也上不来,请谁上船,那也必须上来,我请人从不说第二次,这次破例,在请你们登船。”

    齐宁笑道:“如果我们不上去呢?”

    “那你们船上的人,除了你,一个不剩。”那人声音柔和至极,美好的声音却说出极为冷厉的话:“他们都会葬身大海,而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其实这也没什么,这海里多少鱼虾鲜贝为人所食用,如今这些人为鱼虾所果腹,不过是礼尚往来。”

    船上顿时一阵骚动。

    齐宁脸色微变,他知道,对方说的看似是玩笑话,但却绝对不是玩笑话,而且他相信,对方或许真的有实力做到这一点。

    “想杀了我们?”一名身强力壮的粗犷水手忍不住笑道:“那还真瞧瞧你有没有那本事。”

    船上十多名水手,全都是身强力壮之辈,而且还有兵器在手,那乌篷船似乎也不过两三人而已,最为紧要的是,如果乌篷船上是男人,这些水手或许忌惮许多,但谁都听出那声音只是个女子,紧张的心情松了不少。

    齐宁知道那人说的不是假话,但听在别人的耳朵里,还真只是个玩笑话。

    这水手话一出口,齐宁便知道事情不妙。

    水手话声刚落,就见到那戴斗笠的已经飞身而起,如同鹰隼般飘然而来,手中瞬间多了一根竹竿,齐宁沉声道:“小心!”知道那戴斗笠的船夫定是要下狠手,他自然不能眼看着一名无辜的水手被杀,闪身要过去保护,几乎同时,从乌篷船舱内再次飞出一物,如流星般往齐宁打过来,齐宁不敢怠慢,急忙闪躲,那东西从身边堪堪掠过,也就是这一滞,斗笠船夫已经飘到货船船舷边,手中的竹竿刺出,将那水手的喉咙刺了个对穿。

( 锦衣春秋 http://www.lwxs555.com/15/15727/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锦衣春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衣春秋第一四四二章 请君登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您对锦衣春秋第一四四二章 请君登船或对锦衣春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乐文小说网管理员。